德鲁克:比能力、资源更重要的

广告:二哥网络科技公司!

客服微信13005636712 主营业务:专业刷拼多多销量,拼多多改销量,代刷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dsr动态评分、代刷淘宝1-4钻信誉等级、还有更多的业务请加二哥微信咨询,诚招代理合作伙伴!

- - - - - - - - - - - - - - - - - - - - -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管理的常识”(ID:Guanlidechangshi),作者:威廉·科恩,36氪经授权发布。

11月19日是“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德鲁克先生诞辰111周年的纪念日。

回顾这位管理学大师的一生,他的思想传播、影响了130多个国家,他的几十本著作,被翻译成三十余种文字,总销售量超过1000万册……20世纪80年代,德鲁克思想被引入中国,造福了无数中国企业及其管理者。

今天常识君分享的这篇文章,来自德鲁克先生培养的第一批博士毕业生——威廉·科恩教授,如今93岁高龄的他已撰写了50多本专著,德鲁克先生在世时,始终与他保持着亦师亦友的关系。

文中威廉·科恩教授回忆了自己眼中的导师,并以此总结出了德鲁克先生通往事业巅峰的方法——拥有一个积极的心态。以下,Enjoy:

成果是通过利用机会获得,而不是通过解决问题获得的。表现好的人往往热爱自己的工作。

——彼得·德鲁克

德鲁克是一位管理思想家,他关注各种积极因素。他知道,在很多时候,个人的态度可能比能力、资源、过往的成功更为重要,有时甚至比其他一切都重要。

此外,他还发现,热爱自己工作的人都会表现不错。这对个人的自我发展和自我管理、克服困难及在自己所做的事情取得成功都极其重要。

这显然意味着,如果你并不喜欢所从事的事业或工作,或已经不再享受,你就应该离开,去做些别的事情,或者到其他地方去做。

01 德鲁克的积极人生

德鲁克曾几次离开他正在进行的职业生涯。他的留职或改换职业都有据可循。

起初,他在一家棉花贸易公司做学徒,一开始,他非常热衷于在这类公司工作。但与此同时,他还获得了汉堡大学的法学学位,这可能是为了实现他父母的愿望,他同时还博览群书,涉猎广泛。

大量的阅读和尝试其他活动激发了他的欲望:从事研究工作并成为一名教授。

一年后,他结束了学徒生涯,在夜校获得了法学学位。但他从未做过法律工作。相反,他前往法兰克福大学并获得了国际法博士学位。

因为喜爱写作,德鲁克还同时从事新闻工作。不过在希特勒上台后,他就放弃了在科隆大学做教授和研究员的目标。

他十分清楚在希特勒统治下会发生的事情,这迫使他做出决定,移民到英国。

这限制了他的研究工作,阻碍了他的写作,直到他掌握了英语,情况才有所改观。

经济上的需求迫使他成为一名经济师。当时,他在银行和保险公司工作过,不过他对此并不感兴趣:可是,即便是德鲁克也是要吃饭的!尽管他多次改变策略,但他从未放弃过成为教授的目标,于是他离开英国,移民到了美国。他坚信,相比在英国,他在美国有更多的机会获得教学岗位。

后来,他在美国从事过写作、政府雇员等临时工作,还意外地做过咨询工作,这些工作经历的交织使他成为纽约大学的教授。

1969年,他终于被授予了纽约大学最高荣誉“校长奖”。 他专注于思考他所说的社会生态学,并就此撰写文章,他创造出的社会生态学这个话题(如果不是创造了整个领域的话),关注的是人和所处的环境之间的关系。

德鲁克认定它是自己的终生工作,这是教书、写作、咨询、演讲或其他事情所无法比拟的,他热爱这份工作。

有传言称,德鲁克在生命最后几十年时间里,放弃了自1946年写下《公司的概念》以来一直从事的工作。有人说,因为企业管理者在道德及其他各方面都无视他的指导,于是他抛弃了这些人,把自己的才学奉献给了非营利事业。对此我表示疑惑。

研究营利或非营利问题属于社会生态学的范畴。此外,德鲁克对企业运营的众多见解之一是,伟大的进步可能来自把一个行业的创意经调整后使用到另一行业。

从事非营利机构研究多年以后,他分享了自己的见解:领导对待付薪员工要和对待无偿劳动的志愿者一样,因为在自由社会,知识工作者总能在另外地方找到工作,并且这会频繁发生。

02 你的态度积极吗?

我们总会时不时地感到压抑,有时好,有时不好。你会如何改善?

亚伯拉罕·林肯曾说:“多数人都会幸福,只要他们下定决心这么做。” 但林肯自己却饱受抑郁困扰。

其实,林肯总统的说法不算牵强。当今对心理学方法和技术的研究产生了同样惊人的结果。

诺曼·文森特·皮尔的著作《积极思考的力量》曾位列《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近4年之久,迄今为止已售出500多万本。其实,他的方法就是保持积极心态,逆境中仍然要相信自己能够实现任何目标,并持之以恒。

我自己就曾见过并经历过许许多多看似无望却最后成功的案例,在我看来,尽管你可能最终未能实现期望目标,但如果你自己都不相信最后会取得成功,那你就注定会失败。

但我们能不能在需要时立刻就高兴起来?或许可以,德鲁克很可能掌握了这个本领。

皮尔的书出版4年之后,杜克大学的霍内尔·哈特博士出版了著作《自动调节》。 哈特所用的基本方法就是进行两分钟的自我管理测试,他称之为“情绪测量仪”。

这种方法看似有点过于简单,却十分奏效。德鲁克对此深表赞同。

想尝试这种方法,你只要简单地让身体各部位都处于完全放松的状态,把注意力首先要集中到手和手指,然后转向全身,直到抵达双脚和脚趾,从而将自己带入催眠状态。

一旦完全放松下来,你就可以把注意力集中到你想做的任何事情上,不论是获得快乐、控制疼痛还是完成其他事情。

结束整个催眠过程以后,在心里慢慢从1数到10,从而让自己完全清醒过来。

自皮尔以来,已有数百种方法被引入进来。德鲁克自己没有运用过,也没直接向任何人推荐这些方法。不过,他的行动表明他曾用过某些具体的方法来提升自我。

我们可以用他的阅读习惯举例。他的妻子曾透露,德鲁克没有深入仔细地阅读过管理类书籍,只是快速浏览。但他阅读历史书籍却极为认真。

我相信,他运用了在其他领域的过往研究成果,从而发展了管理学理论,并对其进行检验和加以运用。通过这种方法,他得出了自己的理论,即任何行业的巨大跨越都源自某些在完全不同的行业中最先实践的东西。

德鲁克似乎常常保持着积极乐观的性格。在考博士之前,我问了不少教授应该看些什么书,或在准备时应该注意些什么,只有德鲁克先生叮嘱我:“不要阅读或学习额外的东西。你已经为综合考试做足了准备。”

尽管我听取了他的建议,但我还是得继续使用各种方法进行减压。

德鲁克认为,挖掘机会和获取更多成果比解决问题更加重要,其意图在鼓励我们积极行动,而不是消极应对。

每个人在生活中都会遭遇困难和消极事件,重要的不是发生了什么,而是我们该做些什么。

03 从我自身的经历谈谈积极态度

很少有人知道,德鲁克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里曾遭遇严重的健康问题。他从未公开透露过,仅仅向一位来访者袒露,说自己并不在意晚年能活多久,却对安详离世更有兴趣。

尽管无法控制自己行动不便的手脚,他晚年依然成果丰硕,成就斐然。

相较之下,我遇到的困难就小多了,但也算是个挑战——约两年前,我得了严重的中风,身体左侧完全瘫痪,失去了说话能力。这对于一个以演讲为生的人来说简直是灭顶之灾。

我积极开展训练,说话能力在几天内就基本恢复,但我讲得不是很流畅。几个星期以后,情况才有所改善。

我几乎不能自理,甚至小小的事故也会造成巨大影响。比如,我曾从助行器上摔下来,右肘擦破了皮,还露出了骨头,伤口近两个月才愈合。

我疼痛难忍,每次睡觉最长睡4个小时左右,就会被疼醒,却找不到有效的止痛药。这是因为我在服用预防中风或心脏病的药物,血液已经变得非常稀薄。即使一片阿司匹林也会让我的血液变得更稀,如果服用,可能会带来严重后果。

据网络消息报道,中风幸存者往往容易抑郁,自杀率很高。这一点我能理解。

以前,我身体很健康,为自己的强壮而自豪。但终究还是得了严重的中风。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引起的。但我清楚,自己的身体条件和积极心态给康复带来了巨大的帮助。

我决定重拾工作。我曾是一所获得MBA认证的研究生院的院长,现在重启了领导艺术研究院,开展国际培训,尽管我说话还不利索。

第一个大目标是能够上楼,那里有我工作时会用到的电脑。

首先,我得学会自己从轮椅上起身,站到助行器前,然后再坐回到轮椅上。

理疗师不来的日子里,我会在护工的帮助下,自己练习使用助行器,每天1个小时。

几个星期后,我的上半身和腿部就恢复了力量,可以用双臂放在单边楼梯扶手上,拉着自己上楼、下楼时,也可以把双臂放在楼梯扶手上慢慢放松下楼,不过需要有根安全带,让人拉着以防我跌倒。

理疗师感到很惊讶,她不敢相信我这么快就能做到这一切。我知道,人们通常能做到的比自己想象的要多得多,并且我觉得自己比那些在战场负伤的士兵境况要好得多。毕竟,我“只是”得了中风。

我还开始在晚上和妻子外出吃饭,她充当我的护工。这有助于改善我的精神状态。

我日益好转,从开始时的轮椅,到助行器、宽座手杖、普通手杖,最后到了今天,我根本不需要手杖支持就能走路。

刚开始在电脑前工作时,我的精力只够每天写作半个小时左右,我慢慢地延长时间。

我在电脑前做什么工作呢?首先是写作。我有两个计划,其中之一就是运用德鲁克教给我的自身发展方法写一本书,名字就叫《德鲁克的自我发展智慧》。德鲁克用这些方法登上了他在管理思维职业生涯的巅峰。我想他会为此感到欣慰,他的思想仍在帮助着人们。

我拟定了一份出书计划,邀请了多家出版商来审阅,最终LID出版社的编辑和我达成共识。

我还是7家纸质和在线出版物的联合专栏作家,他们每月推出一期探讨德鲁克思想的专栏,每月读者多达100万,遍布4个国家。我已经提前写好了够几个月使用的材料,所以尽管中风了,我没有耽误过一篇专栏文章。

我的另一个目标就是做一场现场演讲。我重新学会了开车,接到邀请给来自加州高级管理学院的学生和老师们做了1小时的演讲。

我担心站1个小时可能会很累,就要了一把椅子。但我还是站着讲了1个小时,并觉得如果有必要,我还可以继续站着讲下去。

朋友和同事都认为我是个奇迹。我的护工告诉我她之前护理的中风患者都得了偏瘫,谁的恢复程度都没能达到我的水平。尽管理疗师努力帮助他们,但只要理疗师不在,他们就不会多做额外的训练。他们从来不想回去工作。

显然,他们像接受判决那样接受了自己的状况,那就只能这样了。

我做了哪些什么与众不同的事呢?

我拥有不同的认识和态度。我制定一系列目标,并持续努力去实现它们,我有强烈的欲望和意图去实现自己的目标。我希望你们在遭遇困境时,亦能如此。

他们说,给人提建议的人应该“以身作则”。我想我做到了。我现在并没有完全康复,但一天比一天强壮。我每周有几天都会练习举重,身体看起来已与中风之前无异。

有人说我是奇迹,或是励志人士。我也认识一些曾克服更大困难的人,他们都是鼓舞着我的榜样。

我知道自己很幸运,还有很多人对我施以援手。但有人告诉我,我之所以恢复得这么快,态度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风时,我已经79岁,因此年龄不是你拒绝康复的借口,生活终究还得继续。

如果你愿意采取德鲁克的方法,保持积极的态度,你一定会为自己所能做到的事情而感到惊讶。

04 一些不予推荐的改变个人态度的方法

还有其他办法可以改变个人态度。德鲁克既没用过,也没推荐过。我也不会推荐。

有些方法的效果过于短暂,还可能造成伤害。另一些则会让人上瘾,甚至可能将人带向自我毁灭。

例如,得到某些东西有什么不好吗?感觉不好吗?为自己买一串昂贵的珠宝或一辆新车,或吃点巧克力,你会感觉好些吗?当然会。但这种良好感觉又能持续多久?不会很久,稍纵即逝

有些人试图通过获得财富来改变自己的态度,但这似乎需要越来越多的财富来维持期望的变化。这种做法除了会导致人际关系的破坏,还常常让人做出糟糕的个人或商业决策。

德鲁克严守个人准则,成功地避开了这些陷阱。他的个人道德准则建立在全面调查、分析和严格遵守的基础之上。这在德鲁克的个人生活中很容易就能看出来。

德鲁克曾经很富有,但他并不会到处炫耀,也没有把积累财富作为人生目标。他生活在一个普通社区的一栋简朴的房子里。

他从来不佩戴昂贵的珠宝,也不穿价值数千美元的西装。他不开过于昂贵的豪车,也不追求富贵出名的生活方式。

他的力量来自他本人,尽管他积累了不少财富,但从不刻意炫耀。他对所有认识他的人,包括他的学生,都很坦率和诚恳。

05 结语

在观看冬奥会时,无论从运动员的成绩,还是从他们在赛前和赛后的采访中所展现出的态度,我都能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能力、表现和其他重要因素都受到个人态度的显著影响。

正如德鲁克所展示的,这一切都在我们很好的掌控之下,并且在我们努力实现目标的时候十分重要,不论是疾病之后的康复,还是在通往巅峰的路途中,都一样重要。

没有人会永生,但如果荒废一年光阴,面对困难而不采取任何行动,我们会过得更好吗?我想不可能。

这就是德鲁克通往巅峰的方法,也是我的诀窍。我希望它也会成为你的方法。

关于作者:威廉·科恩,彼得·德鲁克参加共建的博士项目的第一批毕业生。曾在美国空军晋升到少将军衔。撰写了50多本专著,与德鲁克保持了终生友谊。如今,他是一家国际培训与咨询公司领导艺术研究院的院长。

德鲁克:比能力、资源更重要的: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